贝佐斯的2017:中美电商霸主的未来战略初见端倪?
2018-01-04 15:10:11
  • 0
  • 0
  • 1

来源:搜狐科技

文/程涵悦

2017年对于亚马逊的创始人兼CEO的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而言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他凭借17%的持股在7月和10月分别以约900亿和931亿的个人财富两度超越比尔盖茨问鼎世界首富。

首富桂冠背后是受到华尔街狂热追捧的亚马逊股票。在2015年10月亚马逊扭亏为盈之前,这是一家已经连续亏损了二十年的公司,但是它的股价始终居高不下。所有的投资人都看好这一不断把资金投入基础设施布局和跨行业整合的互联网巨头。

2017年,贝佐斯和他的亚马逊已经占据了在线购物的半壁江山,但是野心勃勃的他仍然在争分夺秒地为未来布局,他在云计算和人工智能等领域的投资已经为公司创造了巨额财富。

不过,贝佐斯在整个2017年一直面临着来自阿里巴巴的严峻挑战。2017年9月,阿里巴巴创下了在纽交所上市以来的市值新高——4555亿美元。而亚马逊在当天的市值为4659亿美元。双方市值差距缩小至104亿美元。从新零售到云计算,贝佐斯和马云频频擦出火花,谁又将是最后赢家?

20年的亏损,换来如今的成功?

“作为企业家,我们应该在未来相对稳定的事物上规划自己的业务战略。亚马逊零售业务当中,我们坚信:首先,顾客希望以更低的价格购买到商品,其次,享有更多的商品品类,第三,缩短获取商品的用时。我们在这些点上发力,当下我们所付出的努力,未来必将让消费者受益。”

这一段话是贝佐斯关于亚马逊的经营理念最经典的阐述之一。

为了满足消费者看似简单的消费要求,二十年间贝佐斯不断投入重金构建亚马逊庞杂的基础设施。

刚刚过去的2017年11月,亚马逊再次引领“黑色星期五”的购物狂潮,在网站创下惊人销售额的同时,物流系统也以惊人的效率在高压情况下运转自如。这背后是贝佐斯近年来的严密筹备。从2013年至今,亚马逊通过建设分拣中心、推出Prime Now和Amazon Flex、购买卡车拖车,租用货机和直升机等一系列措施自建物流,缓解了物流的巨大压力,为消费者提供了极佳的购物体验。

另一项为亚马逊赢得广泛青睐的是其会员业务。据估计,仅Prime会员业务一项就为亚马逊在2017年带来百亿美元左右的收入,贝佐斯这项完美诠释“顾客至上”的业务实现了真正的双赢。Prime会员能够享受包括“任意金额购物两天送达的服务”在内的多项超值服务,大大增加了用户的黏性,提高了用户的消费金额,但是低廉的会费在开始的几年使得亚马逊要为每一位 Prime 用户的消费额外支付费用,看来,烧钱培养客户并不是我国企业的专利。

云计算虽然占优,但会不会被马云追上?

2017年的“黑色星期五”狂潮中,第三方卖家的交易为亚马逊带来了巨大的利润。亚马逊已从零售电商转变为更广阔的交易平台和更强大的物流提供商。相比之下,马云的淘宝基本上是与第三方进行合作,既有大型企业也有个人商铺。2017年6月,马云曾放言:“亚马逊是一个好公司,但他们是电子商务公司,而阿里巴巴旨在赋能中小企业,我们相信每一个公司都可以是亚马逊。”面对马云的宏伟蓝图,贝佐斯将如何寻找应对之策?

2017贝佐斯凭借为更多企业提供AWS云计算服务获得了巨额利润。这一业务的营收在2017年前10个月就超过了150亿美元。除了经济利益之外,这一业务的重要价值在于使得贝佐斯以云计算技术牢牢掌握了互联网时代的海量信息和话语权。尽管AWS营收是马云的阿里云的3.8倍。但是,考虑到阿里云在不断降价,且阿里云130%的增速几乎是亚马逊55%增速的两倍以上,因此,两者的差距在不断缩小。除了中国这个未来最大的云计算市场,阿里云正在积极拓展全球业务。贝佐斯的AWS优势还将保持多久?

2017年9月,亚马逊的人工智能语言助手Alexa宣布和微软的Cortana合作。贝佐斯主动牵手比尔-盖茨,目的在于实现其智能音箱在家庭场景和工作场景的自如切换。当互联网巨头们掀起“百箱大战”,硬件之外,考验亚马逊的是其能够整合的媒体内容、实现的硬件连通和承载的软件服务。因此,充满焦虑的贝佐斯从与微软的合作开始寻找突围之策,并不断寻求更多第三方开发者和第三方硬件厂商。

布局新零售,与马云比“生死时速”?

2017年2月,亚马逊重金购得的《海边的曼彻斯特》一举夺得“最佳原创剧本”和“最佳男主角”两项奥斯卡大奖,而亚马逊买下美国地区发行权的伊朗剧情片《推销员》也拿下了最佳外语片奖。贝佐斯正在不遗余力地推动这家电商平台成为泛娱乐领域的领导者,蓬勃增长的付费会员数量就是明证。

2017年6月,贝佐斯宣布以137亿美元收购全食超市,这是亚马逊迄今最大的一笔收购。亚马逊收购全食超市之后,可以得到数百家现成的实体店面,并将其改造为零售店或物流仓库。借助这个机会,亚马逊还可以将其数字化零售体验推广到更大的平台上。不过,贝佐斯的这一“新零售”思路可能借鉴了阿里巴巴对于线下商店盒马鲜生的布局。2017年,阿里巴巴收购了银泰集团并不断扩大与苏宁的合作范围。马云预计电商发展将逐步放缓,因此他试图颠覆4.5万亿美元的中国零售市场。同样看到实体零售巨大潜力的贝佐斯和马云谁将成功吞下更大的蛋糕?

2017年7月亚马逊的两小时配送服务Prime Now在新加坡上线。而总部位于新加坡的东南亚电商Lazada从商超、配送到影音服务都已全面做好迎战准备。Lazada背后的盟友阿里巴巴的扶持以10亿美元增持Lazada股份,持股比例从51%上升到83%,变成了绝对的指挥官。印度方面,在与蚂蚁金服联合两轮入股印度最大的电子钱包Paytm后,阿里巴巴又在2017年3月以1.77亿美元买下了Paytm分拆后的电商主体Paytm Mall。而亚马逊在印度已经投入了5亿美元,并打算追加到10亿。亚马逊在印度的份额快要追上本土第一大电商Flipkart了。阿里巴巴与亚马逊在东南亚的角逐已经进入白热化状态,谁将真正主宰东南亚的电商?

艾问每日人物(微信ID:iaskmedia)想说:

亚马逊二十年如一日艰难而迅猛的扩张背后站着的贝佐斯这样清醒而执着的领导者,一方面他信奉“顾客至上”,几乎所有的盈利都用于基础设施的搭建,另一方面他又高瞻远瞩,从云计算、人工智能到泛娱乐、线下购物一一精准布局,构建了一个庞大而又严密的商业帝国。

2017年两度问鼎世界首富,对于贝佐斯和亚马逊而言是厚积薄发的结果,但是相比早早将兵权移交“70后”的马云,2018年即将54岁的贝佐斯将如何应对来自硅谷和中国的激烈竞争呢?亚马逊和阿里巴巴微弱的市值差距是否转瞬消失?亚马逊的将如何杀出重围?

2018已至,好戏即将拉开帷幕。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